网易诉张栋伟开庭 法治专家:构建清朗网络 扶持好自媒体淘汰不好的

近日,网易与自媒体人张栋伟围绕名誉权之争展开诉讼,引发法治网等媒体,以及外界关注。8月10日,广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网易诉张栋伟侵犯名誉权案。

今年4月29日,自媒体人张栋伟撰写文章《网易,好好做个人吧》,历数了种种“网易往事”,称“163邮箱是被丁磊据为己有”“暴雪放弃九城,选择网易的缘由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”“网易蔑视创造价值的部下”,等等。该文在张栋伟的微信公众号、搜狐号、百家号、知乎专栏等各大自媒体平台上进行了发表。

对此,6月23 日,网易方面对外发布声明称:对于张栋伟所述涉及163邮箱和暴雪的内容,“名的转让是正常的商业交易,2000年网易自行开创了域名后缀的网易邮箱”,而“暴雪选择与网易合作,完全是九城代理合同到期后,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的正常商业活动。”

同时,网易方面表示,张栋伟多次编造事实、持续传播针对网易的不实内容和恶意解读,已对网易声誉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,公司已对张栋伟侵犯网易名誉权提起诉讼。“公司不想陷入口水之争,是非曲直将交由法律公器来裁决。”网易在声明中写道。

这不是张第一次成为被告。根据公开资料,因发布互联网企业不实信息,张栋伟在近年来多次也曾收到来自字节跳动、科大讯飞等企业的起诉或律师函。2021年7月8日,张栋伟在其雪球账号发布《关于涉及科大讯飞两篇文章的致歉声明》,文章称“部分事实,因客观原因,无法保证属实,评论有失客观、公允,给科大讯飞造成了负面影响,损害了科大讯飞的名誉”《时代周报》2008年相关报道显示,张栋伟同事曾公开指出,张借助自身影响力,“涉嫌对互联网企业进行敲诈勒索”。报道称,张栋伟曾在2006年威胁某互联网企业,要求给20万元“公关费”,并扬言该企业的形象好坏问题,全仰仗他的文字了。

在本次收到法院短信通知、得知网易公司起诉自己后,张栋伟随即撰文《网易,这次还真的不要脸面了》,并再次将《网易,好好做个人吧》原文重新发布。此后,张栋伟于6月27日、7月11日连续发布文章《张栋伟致网易的一封信:让你做个人还真难》《网易往事:张静君在哭》等。

7月22日,张栋伟发文称,网易于6月23日发布的声明中,对其进行“贬损”,并表示已起诉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(即网易)侵犯其名誉权。

随着新媒体、新内容形态发展迅速,企业与自媒体之间的诉讼时有发生。统计显示,仅2017年7月一个月内,就爆发了4起讼战,百度、滴滴、瓜子二手车和摩拜,均以“名誉侵权”为由起诉自媒体。这其中,影响比较大的包括:2017年10月,阿里起诉多家自媒体账号,要求涉诉账号停止谣言传播、赔礼道歉消除影响,并分别索赔人民币100万元;2019年6月,刘强东状告微博大V赵盛烨侮辱诽谤索赔300万元;2019年7月,腾讯起诉自媒体人马继华名誉侵权索赔1000万元,等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国家网信办此前已多次会同有关部门大力开展“自媒体”专项整治行动,如“网上垃圾信息清理”“整治网络直播、短视频领域乱象”“网络低俗内容专项整治”“网络清屏”“打击流量造假、黑公关、网络水军”等,初步遏制了自媒体乱象。

法治网报道称,事情发展至此,网易与张栋伟的这场名誉权之战,已经箭在弦上,至于孰是孰非,一切需待法院的最终判决。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,如今从微博、微信公众号到各类视频内容,社交媒体的新平台、新形式为个人在网络上发声提供了极大便利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人逐渐成为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自媒体人。而在这种享有充分表达自由的网络空间下,如何做到让网络不僭越法律的边界,正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。

中国政法大学网络法学研究所副所长商希雪接受法治网采访时表示,网络空间治理成为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,自媒体的规范发展与网络空间治理密切相关。目前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《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》《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等多部法律法规,均对自媒体从业者行为规范提出具体要求。

而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则认为,除了从法律上规定处罚措施,最重要的还是让好的自媒体获得扶持,让不好的自媒体逐渐被淘汰,让杜绝谣言、标题党、蹭流量、网络暴力等行为成为社会大众的自觉,这样那些劣质自媒体自然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